【我在監督執紀一線】一筆舊賬“拔出蘿卜帶出泥”

“我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又負責林業管理工作,應該遵守國家政策規定,但我卻明知故犯,違規領取補貼資金,實在不該……”赤壁市神山鎮林業站副站長李某在收到處分決定書的一刻,悔恨不已。

李某的處分,源于一筆退耕還林補貼資金。

2018年4月,赤壁市神山鎮紀委接到群眾舉報:鳳凰村1組自2002年以來,退耕還林補貼資金一直未發給組里農戶,資金去向也沒有公開,村民懷疑是被神山鎮林業站李某夫婦領取。

神山鎮紀委迅速成立專班分組進行調查。通過到鎮林業站及市林業局查閱相關原始資料,發現鳳凰村1組集體山林確實有4.9畝退耕還林面積,2002年經過相關部門驗收后,開始發放退耕還林補貼。但補貼款發到哪里去了?是被李某夫婦領取了嗎?調查組順藤摸瓜,發現領取人并非李某夫婦,而是鳳凰村2組村民江某。

對這一結果,調查組頗感意外。經過深入調查,一筆17年前的“舊賬”逐漸浮出水面。經查,2002年,神山鎮鳳凰村原黨支部書記覃某(另案處理)帶領部分組實施國家退耕還林政策,鳳凰村1組后底山有4.9畝山林栽種了慈竹,經相關部門驗收,確認為退耕還林面積,當時登記在覃某名下。次年,覃某私自將該地塊登記到鳳凰村2組村民江某名下,雙方未簽訂承包合同,江某也未實際造林。2002年至2017年間,江某領取該4.9畝退耕還林補貼資金共計13181元。

至此,群眾舉報的問題似乎已經“真相大白”了,李某并未領取鳳凰村1組退耕還林補助款,而是被江某冒領。

然而,另一小組在鎮財經所調查時又有了新發現:李某名下確實有退耕還林面積36.9畝,其已故愛人蘇某名下也有18.9畝。李某2002年至2011年共領取退耕還林補助78774.12元,蘇某2003年至2015年共領取44604元。

“我名下36.9畝退耕還林面積是2002年3月我承包鳳凰村13組的耕地進行的植樹造林面積,是符合政策的。2012年省林業廳出臺了文件,要求公職人員參與退耕還林的必須退出,我在神山林業站工作,所以2012年就退出了,以后也沒有領取這部分面積的補助。”李某說。

“你這36.9畝領取的補助確實符合政策,但你妻子名下的18.9畝呢?為什么2012年沒有一起退出,而是繼續在領取補助?”調查人員連連發問。

“這個……我妻子不是公職人員,還有……當時她生病了,就沒有取消……”李某囁囁嚅嚅地說道。

“你是林業管理工作人員,對退耕還林政策是非常熟悉的。你妻子不是公職人員,但你有公職,再說,生病也不能成為違反政策的理由啊。”調查人員說道。

沉默了半晌,李某說道:“都是我糊涂,我早就認識到這種行為是違反政策的,但還是抱有僥幸心理,所以在規定出臺后,仍繼續領取了妻子名下的退耕還林補貼,直到2016年市里‘大數據’核查予以取消,2012年至2015年間共領取了9450元。我做錯了事,愿意接受組織處理。”

一筆17年前的“舊賬”,牽出兩起違紀案。事后,李某和江某均主動上交違紀所得,李某因違規領取國家退耕還林補貼資金受到黨內警告處分,江某因違規冒領國家退耕還林補貼資金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當鎮紀委將13181元退耕還林補助款返還給鳳凰村1組時,群眾紛紛點頭稱贊。基層“微腐敗”往往涉及群眾最關心的強農惠農專項資金、民生保障資金,其危害不容小覷。只有進行認真糾正和嚴肅查處,把被侵占的利益還給群眾,才能讓他們看得見、體會得到全面從嚴治黨的成果,才能有越來越多的獲得感。(赤壁市紀委監委 廖彧 龔程)

索普的21点算牌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