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監督執紀一線】從筆跡識破“造假記錄”

去年8月的一天,我臨時接到了新任務——協助第一審查調查室調查一個問題線索。

“小趙同志,歡迎你的加入,我們接到一個關于我縣太平鎮沙園村胡某被納入易遷戶的問題線索,這個問題線索有2個省、州紀委交辦件,3個本級受理的信訪件,群眾反映比較強烈……”剛走進去,便碰到鄧華同志,從他的口中,我了解到這次的工作任務并不簡單。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越復雜越不能心急。于是,我們仔細找出了所有舉報件的相關材料,根據舉報件的內容擬定了初核方案。

從調取的資料發現,胡某享受易遷安置政策的申請表、房屋照片等資料比較完善,看不出來有什么問題,這讓我們的工作一度陷入了困境。

“要不然,我們明天去村里看看,說不定會有什么發現。”我提議道。

“好,村里是所有原始資料的出處,看看有沒有‘蛛絲馬跡’!”

次日,我們便來到了該村村委會,翻閱該戶檔案中的所有原始資料,看到會議記錄時,找到了“貓膩”——記錄討論能否將胡某納入易遷戶的議程時,字跡明顯比上面的要粗一些,從筆跡的新舊程度來看,上面的議程已經輕微泛黃,下面的還比較新,與前面幾個議程的記錄明顯顯得格格不入。

更有蹊蹺的是,討論胡某納入易遷戶恰恰還是最后一個議程。

“從記錄來看,極有可能是后面加上去的。”我向鄧華說出心中的疑惑。

“從目前來看,確實存在這個可能。為了進一步證實,還需要去走訪調查參會人員。”

于是我們迅速對當天會議的參會人員開展走訪。

“沒有,我記得那天的會議只有三個議程,沒有討論胡某能否被納入易遷戶。”

“確實沒有。”

……

果然,走訪的情況印證了我們的猜測,與會人員都一一否認了。

一系列證據還原出事實本身的模樣,是時候與直接責任人沙園村黨支部書記楊某談話了。

“胡某納入易遷戶,是嚴格按照相關程序操作的,并且都經過了全村黨員代表們的討論。”面對我們的問題,楊某自信滿滿。

“那為什么討論胡某能否納入易遷戶議程的記錄筆記要比前面的粗得多,新舊程度也明顯不一致呢?”

“這……可能是那天我寫到那里的時候,剛好換了一支筆……”楊某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我們走訪了所有與會的黨員代表,都說會上沒有討論過胡某納入易遷戶的事,你又作何解釋呢?”

“我……”楊某答不上來,默默地低下了頭。

“希望你能夠明白,扶貧政策不能胡來。”看到楊某低著頭,鄧華趁熱打鐵地說。

“是應該要按照嚴格的程序納入,以前我對納入流程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在你們查看會議記錄前,是我臨時在會議記錄補上了討論胡某的內容,沒想到你們一眼就看出了破綻,我愿意接受組織的處理。”最終,楊某放下戒備,向我們承認了自己對政策執行把關不嚴,在納入胡某時確實沒有經過會議討論的問題。

2018年10月,楊某因違反工作紀律,鶴峰縣紀委給予楊某黨內警告處分。

“管住孫悟空的,是頭上的緊箍咒;約束黨員干部的,是鐵的紀律,紅線絕不能觸及,鴻溝萬不可逾越。”辦完案后的我在筆記本上寫下了這句話。(鶴峰縣紀委監委  趙藝杰)

索普的21点算牌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