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監督執紀一線】糊涂村支書違規索取“救命錢”

“我糊涂啊,以為只要不把錢揣進自己口袋,就不會有問題,沒想到最后既挨了板子,又丟了面子。”近日,我隨鎮紀委羅書記回訪受處分黨員干部盧某時,他后悔道。

2018年6月,我鎮收到市紀委交辦的中嶺村黨支部書記盧某“違規索取五保戶扶貧資料整理費”的問題線索。鎮紀委高度重視,羅書記帶著我迅速開展核查。

第一站來到鎮財經所,一張一張翻看中嶺村的報賬憑證,卻沒有發現“資料整理費”的蛛絲馬跡,我不禁有些失望。

“沒找到可能是沒有上賬,我們要調整調查方向。”隨即,羅書記帶我直奔中嶺村開展入戶走訪。

“您好,請問您申報五保時,村里收沒收取什么費用?”對照村里的五保戶申請名單,我們挨家挨戶進行走訪。

“沒有收取任何費用,聽說,為整理咱們貧困戶的扶貧資料,村里的書記還自掏了腰包。”聽我們說明來意,村民許某說道。

“自掏腰包?難道盧某沒有向五保戶索取扶貧資料整理費,而是自己出了錢?”帶著疑問,我們一家家走訪到了張某某家。

“村里幫我辦理了五保,是對我的照顧。整理扶貧資料村書記自己也出了500塊錢,他要我出點‘辛苦費’,我不好拒絕。”張某某無奈道。

原來,2016年6月,中嶺村黨支部書記盧某臨時請該村村民段某等3人幫助整理五保戶扶貧資料。事后,盧某給了段某3人合計1300元的資料整理費。其中,有五保戶張某某個人拿出的800元“救命錢”。

面對鎮紀委的談話,盧某并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滿腹委屈道:“這800塊錢是給幫忙整理五保戶資料的村民的勞務費,我不僅沒往自己兜里裝,還自掏了500元,這也有錯?”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零五條之規定:超標準、超范圍向群眾攤派費用,加重群眾負擔的,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活嚴重警告處分…… ”面對盧某的不解,我們為其詳細解讀了相關的紀律規定,剖析了類似的典型案例。

“沒想到你們會為了這800塊錢較真到底。現在想來,這些錢確實不該收。”學習了相關的黨紀法規,了解了類似的典型案例后,盧某漸漸認識到自己的問題,表示要把這800塊錢歸還給張某某。

雖然是為了順利開展工作,雖然辦公事自己私人也出了錢,但是紀律面前人人平等。不久,盧某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并在全市范圍內被點名道姓通報曝光。違規收取的800元資料整理費也歸還給了張某某。

“說實話,我真沒想到我那800塊錢還能‘完璧歸趙’,感謝你們!”拿到失而復得的800錢,張某某迭聲感謝。

這一幕讓我感觸很深。800塊錢可能對于很多人都不算什么,但對困難群眾而言,卻是賴以生存的“活命錢”、“救命錢”。困難群眾的奶酪,一分一厘都不能侵占,群眾的利益,一點一滴都容不得侵犯。基層干部一旦違紀違法,啃食的是群眾的獲得感,敗壞的是黨和政府的良好形象。作為基層紀檢監察干部,必須提高政治站位,深挖細查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以忠誠干凈擔當,履行好黨和國家賦予的神圣職責,在監督執紀問責中,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厚植黨在基層的執政基礎。(漢川市城隍鎮紀檢干事  夏蓓蓓)

索普的21点算牌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