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湖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湖北省監察委員會

客戶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媒體廣角 >> 正文

《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襄陽:民生項目來了巡察組

發布時間:2019-06-29 |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四年投資數百億建設民生項目,為何近半沒有落到實處?面對組織詢問,公路局長為何讓下屬“守口如瓶”?“會上講服從,會下卻抱怨”,一座大橋通車要幾多坎坷——
民生項目來了巡察組


襄陽市委第四巡察組在研討民生工程資料。 (資料圖片)

五一前夕,住進了新房,莊繼波面露喜色。

老莊今年50歲,是湖北省襄陽市高新區黃莊社區居民。2011年,當地為支持工業園建設將其舊房拆遷,承諾8個月內還建新房,但老莊一等就是8年,“家里5口人一直租房住!”

和老莊同樣遭遇的,當地還有數千人。舊房被拆、新房未建,有人婚禮只得在出租房舉行,有的老人直到去世都沒住上新房,甚至還有人揚言跳樓堵路向政府施壓。事情轉機出現在2018年5月,襄陽市委開展民生項目專項巡察,還建房項目被納入范圍。兩個月巡察后,這個延期8年的民生項目得到全面徹查,5千多人搬進新房,老莊分得期盼已久的138平方米新房。

把項目背后的問題找出來

提起此次民生項目專項巡察的由來,時任襄陽市城建委主任肖勇清楚記得這樣的細節,一年前,湖北省委常委、襄陽市委書記李樂成調研民生項目時,曾專門詢問“這幾年有沒有如期完工的項目。”“沒想到書記會這么問,這幾年如期完工項目確實很少”肖勇回憶,當時被問得臉上火辣辣的。

在肖勇看來,項目落地難問題既有歷史因素又有現實原因,要徹底根治不是一個部門能夠解決得了的。他原以為領導隨口一問,沒想到很快城建委就收到市委巡察辦的通知,對近年來民生項目進行梳理。

一周后,從城建、交通、水利、農業等部門匯集的項目數據綜合分析結果,擺在了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案頭。數據頗為尷尬:2013年以來,市政府計劃投資777.29億元,建設民生項目507個,但截至2017年底尚有24.06%項目未按期開工,44.18%項目未按期竣工。

不落實市委市政府重大決策部署,就是不講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市委巡察辦主任劉明介紹,市委反復研判后,決定成立7個巡察組,對這些項目進行全方位政治體檢,挖出病根,并通過大整治,整肅飽受詬病的工程項目領域政治生態。

項目巡察時間只有兩個月,無經驗可循。外表精干的劉明坦言,“那段時間自己真是脫了層皮,人瘦了幾斤。”“巡察發現不了問題還不如不巡察。”

工程項目專業性強,往往一個項目牽扯多個政府部門程序,對巡察干部是個巨大考驗。巡察辦從組長庫中優先選擇行政經驗豐富、熟悉項目建設的同志擔任巡察組長,在全市抽調紀檢、審計、工程建設、招投標監管等專業骨干充實到巡察組。

民生項目500多個,如何短平快地形成巡察震懾?劉明帶隊多方調研,最終敲定116個擬巡項目,按市政工程、交通設施、公共場館建設等7個板塊分配到各巡察組。通過甄別篩選,最終高新區還建房等47個未按期完成進度的項目作為巡察重點。

“項目巡察不是項目檢查,要查找項目背后的政治問題、能力問題、作風問題、機制問題和腐敗問題,緊盯的是重點項目實施單位、相關職能部門黨組織和黨員領導干部。”在重點項目巡察工作動員會上,李樂成擲地有聲:“市委、市政府所有的決策部署要落實都要靠項目建設、靠工程實施,這個環節出了問題,我們口號喊得再響、調門唱得再高,也不會有任何實際效益,相反還會損害黨委政府在人民群眾中的形象。”

襄陽市市長郄英才強調,“黑惡勢力主要手段和經濟利益來源,幾乎都在項目建設領域,如果這方面不下定政治決心,達到海晏河清,襄陽的發展環境就不可能好起來,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態就不可能實現。”

億元項目怎會由詐騙犯承攬

年近6旬的安培德曾在高新區紀工委工作多年,這次專項巡察中,他出任市委第四巡察組組長。

安培德告訴記者,巡察組找群眾座談,包括莊繼波在內的很多群眾都強烈反映高新區深圳工業園還建房項目8年沒有結果,“說話時眼里含著淚花,期盼我們市里派來的巡察組能解決問題,群眾的信任給了我們最大的底氣!”

巡察發現,深圳工業園還建房項目屬城市民生項目,采用BT模式,2011年因條件設置過高兩次公開招標流標后,原建投公司未經批準擅自決定以競爭性談判的名義,違規違法指定江蘇某公司委托代理人劉某作為施工方,項目總造價5.07億元,回購期18個月,2011年3月開工。劉某與江蘇某公司屬掛靠關系,該公司不投一分錢,劉某無資金投入,導致項目拖延8年。密切關注巡察進展的市委領導嚴令:“深究細查、嚴懲不貸。”

安培德介紹,由于項目遲遲不能落地,已給市政府造成2億多元經濟損失。在隨后調查中,巡察組發現劉某擁有5張年齡不一的身份證,其真實年齡已74歲,且當時承攬工程時剛因詐騙罪刑滿釋放。此外,劉某還涉嫌黑惡勢力犯罪。

安培德介紹,項目建設中,市領導曾10多次到現場督查,多次嚴厲要求更換違約違法的施工企業,原建投公司有關領導以種種理由拒不執行。2014年7月以后,深圳工業園還建房項目因承建單位江蘇某公司資金短缺處于半停工狀態。

此后,高新區黨工委從原市建投公司接管該項目,但對出現的問題不能有效應對和解決,交鑰匙工程拖延8年屢次違約。2016年6月、9月高新區黨工委兩次向市委提交的報告中,均未如實報告該項目存在的問題和信訪不穩定隱患。

記者從巡察情況綜合報告看到,該項目最終被定性為高新區黨工委、原建投公司黨委等部門發揮“謀大局、作決策、抓落實”的領導核心作用不充分,黨組(委)不履行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政治責任,導致項目建設脫離黨的領導。

除了還建房項目,第四巡察組還巡察了該市某商業廣場還建房部分租賃項目,發現原建投公司在拍賣過程中涉嫌泄露拍賣標的和違法串標行為,導致政府6年租金2706萬元至今無法收回。目前,巡察組已將相關問題線索移交紀檢監察機關調查。

與此同時,其他6個巡察組發現的問題也讓人觸目驚心。第二巡察組負責巡察市交通基建重點項目。剛進駐,時任襄陽市公路局局長的戴鴻遠就指使下屬:必須“守口如瓶”。可紙包不住火,線索移交市紀委監委后,戴鴻遠很快因違規插手工程招投標等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留置調查。接連落馬的還有該市交通局總工程師姜艦、市規劃局黨組副書記雷愛華、襄陽路橋集團總經理王洪偉等工程建設領域領導干部。

劉明告訴記者,7個巡察組根據市委授權,以“六項紀律”為標尺,一組一法、一項一策,透過業務查找政治偏差。兩個月內,7個巡察組走訪干部和企業人員408人(次),處理來信、來電、來訪、網絡舉報176件(批)。

記者在該市項目巡察綜合報告上看到,巡察發現的主要問題表現在5個方面:“執行市委重點項目建設決策部署不力”“項目建設脫離黨的領導”“項目協作單位黨組織主動服務意識不強”“相關職能部門黨組織作風不實”“關聯單位廉政風險突出”。

整改落實就是“試金石”

“大橋終于通車了!”3月28日,將東津新區、襄州區連接起來的新六兩河大橋成功通車,這個重大民生工程深受當地群眾關注,此時人們拍手叫好。

巡視整改落實是“四個意識”的試金石。在聽取項目巡察情況報告時,李樂成要求:“巡而不改,改而無效,會比不巡察的效果還壞。項目巡察發現問題絕不能一般性地往下交辦,市委、市政府要拿在手上抓,堅決擔當起來……”所聯系的市委常委分別參加巡察反饋會,領辦整改工作。

市委第二巡察組組長易軍介紹,當時巡察新六兩河大橋項目時,他們發現主責單位東津新區“會上講服從、會后卻抱怨由其出資征遷不合理”、協辦單位市交通局“監管不到位,出現違法分包、多計項目暫定金625萬元”、征遷單位襄州區“畏難情緒重,經市委多次督促,延期1年才入戶評估”等問題。

“巡察整改也是檢驗‘兩個責任’的重要標尺,整改不落實,就是對黨不忠誠。這些問題,暴露出局黨組政治統領作用發揮不充分!”市交通局黨組書記、局長水波介紹,他們把重點項目建設工作納入黨組重要議事日程,先后召開11次黨組會推進,自己堅持每月帶頭深入項目一線督辦。針對大橋項目工程延期8個月問題,局黨組在巡察整改意見反饋大會次日,即召開黨組會反思,研究整改措施。

易軍介紹,針對襄州一側征遷協調不到位問題,包保市領導多次現場督導,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協調解決4.5億元征遷資金。“過去對工程項目招投標中存在的圍標串標、虛假投標等問題,我們沒有下決心解決,導致問題頻發,甚至有領導干部違紀違法,教訓慘痛!”水波介紹,交通局從項目推進體制機制、前期工作、招標投標、工程實施、完工驗收等5個方面開展自查自糾,對交通建設項目進行梳理。

記者了解到,這次項目巡察該市共發現面上問題59個,移交領導干部問題線索40件,目前有4人被移送司法機關,54名干部受到紀律處分或組織處理,清退資金240余萬元,清收債權1億多元。巡察理清了項目建設脈絡,既找出癥結又提出解決方案,市區市政工程當年開工率由以前40%提高到80%,20條斷頭路、16座人行天橋即將完工。

“雷厲風行抓好巡察整改”“每個問題都必須清倉見底”“對整改不力、敷衍整改、弄虛作假的,將嚴肅追責問責,堅決通報曝光”……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呂義斌認為,項目巡察之所以能夠取得政治效果,就是堅持問題導向,將巡察工作與凈化政治生態、整治群眾反映強烈問題、解決日常監督發現突出問題相結合,“我們將以最堅決的態度、最嚴格的要求、最有力的舉措,全力以赴寫好整改這一巡察的‘后半篇文章’,取信于民。”(本報記者 袁海濤)

索普的21点算牌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