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廉潔文化 >> 周末文苑 >> 正文

【家風故事】母親與茶

發布時間:2019-06-01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依稀記得我年幼時,母親總會在春、秋兩季約上熟識的村姑,頭戴方巾,手挎竹簍,腳步輕快地去茶園采茶。清晨的第一縷曙光剛好照在晶瑩的茶尖上,茶園寂寂,歲月靜好。

聽村里老人講,采茶需早起,不食油膩。母親她們往往清早出發,只帶一瓶白開水,幾塊干饃饃。在茶園里勞作,從朝到暮,忘卻了時光。母親說,采茶要細心,一天下來可以采4斤鮮葉,炒制得1斤2兩干茶。但并不能保證一天的勞動就能得到回報,還需要完成制茶的多道工序。

村里以前有座茶廠,就在茶山腳下,廠里有1個石桌和6口炒鍋。采茶時節,鄉親們便拿來簸箕放置在地上,組長安排好各家各戶的炒茶日。一般把采來的鮮葉都倒在簸箕里平鋪開來,讓其散去一些水分,這叫晾青。接著便是殺青,放鮮葉于炒鍋中,翻滾至熟軟狀態。然后出鍋把鮮葉放在石桌上,用雙手如同和面一般把它揉成條狀,力度不宜過大,否則炒制出來的茶葉碎末多,顏色還會發黑。接下來,便是炒青,把揉捻好的鮮葉再次放入炒鍋,經過甩條定型、出鍋烘干、鋪開冷卻便可飲用。手工制作的茶葉淳樸天然,口感及味道都非常好。

母親說掌握好火候是制茶的關鍵,也是最見功夫處。聽了母親的經驗之談,兒時的我便躍躍欲試。與村里一個小伙伴分工合作,他燒火,我炒茶,但炒出來的卻是一鍋“糊涂茶”,茶葉出鍋,葉片斑痕點點,喝起來焦糊味重。這件事被母親發現了,我頓感羞愧難當,那茶葉可是母親一整天的勞動成果啊。母親抹下額頭的汗水,微笑著對我說:“采茶需一葉一尖仔仔細細,做事要一步一步穩穩當當。”

家鄉人有喝茶的習慣。自采、自制、自飲,是過去家鄉的傳統。如今茶山連亙,茶葉基地遍布村落,一些農家購置了制作龍井的機器。上周末,母親來城里看我,帶了一包家鄉的茶葉,打開包裝,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立即彌漫開來。這些茶是故鄉在我內心烙下的翠綠印記。

始終忘不了母親采茶歸來的身影,忘不了母親手把手教我制茶時的耐心,忘不了母親的諄諄教誨。(楊曉明 作者單位:湖北省大悟縣紀委監委)

索普的21点算牌术